资金困局扰大鳄 杠杆挤压难为继

2019-01-22 13:31:12来源:经济参考报
字号:

明知退市偏要炒 博傻踩雷被套牢

如无意外,*ST长生将成为2019年首只退市股,而且还是A股史上首只重大违法退市股票。1月14日,*ST长生发布公告称,公司已收到深交所《关于对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的决定》。值得注意的是,在启动强制退市机制前,*ST长生录得七个涨停板,累计成交超17亿元。如今*ST长生退市已成定局,这对于参与炒作的投机资金来说,无异于宣告“死亡”。此外,亦有多家券商踩雷*ST长生,兴业证券公告中提到,因踩雷*ST长生的股权质押,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51亿元;银河证券披露仲裁公告,2017年8月祥升投资将*ST长生股票质押给银河证券,目前尚有5308万元尚未支付。

中国股市奇葩事比较多,行将退市的股票居然又连续七个涨停板,算是奇葩中的奇葩。仔细想想,出现如此怪现象,倒也不出意料。其一,中国股市入市不容易,退市更难,一旦上市,多少有点终身制的味道,炒概念,炒转型,炒注资,死而不僵,总能活下去。行将退市的股票,很难说“必死无疑”。其二,中国资本市场对违规的处罚,往往是“重拳”出击,棉花拳落下,多少有罚酒三杯的意味,每回都说是动真格的,每回却都依然故我,这回会不会又是如此?如此多回合误导,市场投资者形成印象:退市不一定是真的,退市可能成为一波“利好”,投资一把说不定能够大赚——事实上,过去投资这类*ST股,大赚一把的还真不少。最不济,还有个卖壳的机会等着你,也有盈利前景。这次*ST长生的七个涨停板,算是把这类“投注”做到了极致。但愿这个教训能被市场汲取。

资金困局扰大鳄 杠杆挤压难为继

据媒体报道,快速成长起来的“长城系”,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资金困局。原本为解困而产生的借款,却揭开了长城影视集团资金问题的盖子。这笔3.5亿元借款,正在波及其控制下的3家A股上市公司。长城影视集团2014年初涉资本市场,在两三年间,连续攻城拔寨拿下3家A股和1家港股上市公司。依靠高杠杆筑起的资本大厦,在金融紧缩之时摇摇欲坠。长城影视集团亦在积极寻求解困,一度欲暗中曲线出让旗下上市公司控制权获得喘息之机。最新消息显示,长城影视集团已与之江新实业达成纾困协议。

近期,上市企业出现资金问题的着实不少,债务危机、股权质押危机,接踵而来。看到资金捉襟见肘、股权结构岌岌可危,似乎很令人伤感,一些地方政府背景的纾困资金紧急驰援,好像又很“仗义”。但是静下心来想想,多数这类危机难逃“咎由自取”的套路。企业发展顺的时候忘乎所以,大笔资金挥金如土,兼并企业豪气冲天。其实,兼并对象有时不是摇钱树,而是“赔钱货”,而借来的资金是要还本付息的。另一方面,在经济形势较好的情况下,企业盈利较为容易,一切扩张似乎都来得理直气壮,但市场无情、价格常常变幻,一旦市场低迷、经济增长减速,所有扩张和借贷的理由都成为“无理可讲”,企业自然陷入被动。其实,投资最大的成功是避开风险。切记:在发展顺的时候不忘乎所以,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不头脑发胀。

独董失联疑团多 退市风险问谁责

2018年7月2日,由于“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年度报告或者中期报告,且公司股票已停牌两个月”,中毅达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毅达”。2018年12月27日,大申集团曾经出质给信达证券进行融资的质押物2.6亿股*ST毅达股票,作价5.05亿元交付给信达证券用于抵偿相应金额的债务,该部分股票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4.27%,因而触发了信达证券履行权益变动披露的义务。*ST毅达于1月11日晚发布公告称,独立董事黄皓辉、任一、郑明和程小兰均无法与公司取得联系。按照上交所的说法,独立董事用原有联系电话与公司进行联系,结果电话无人接听。

又是一桩奇葩事:公司电话打不通,导致4位独立董事“失联”。原因到底何在?是独董失联,还是企业失联?如果是企业电话打不通就联系不上,可能只是个借口,在现在的通讯技术条件下,如果想打通、想联系,可以有100种手段联系上。这里再次把独立董事的地位和作用问题推到风口浪尖。企业屡屡违规,独立董事起到什么阻止或提醒的作用?企业出事了,独立董事可以溜之大吉,以“失联”的名义推掉一切责任?当然,企业违规主要由企业实际负责人承担责任,但是,作为制约和监督力量的独立董事,也不能完全置身事外,不能不懂事又不干事。(张健)

责编:季冉冉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